杜预
杜预(222年-285年),字元凯,京兆杜陵(今陕西西安东南)人,西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、军事家和学者,灭吴统一战争的统帅之一。太康元年(280),因灭吴有功,被封为当阳县侯。军事上长于谋略,博学多识,特别喜好《左传》,自称有《左传》癖。据《晋书·杜预传》引《上律令注解奏》,杜预认为法律是断案定谳的准绳,而不是穷理尽性的工具,反对繁琐的法律条文和晦涩的辞意。他还著有《春秋左氏经传集解》和《春秋释例》等,集解汇集了前人对《春秋左传》中记述的先秦法律制度方面的注释,是现存最早的一部《左传》注解。

杜预简介

杜预(222年-285),字元凯,京兆杜陵人(今陕西西安东南),西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、军事家和学者,灭吴统一战争的统帅之一。历任曹魏尚书郎、西晋河南尹、安西军司、秦州刺史、度支尚书、镇南大将军,官至司隶校尉。功成之后,耽思经籍,博学多通,多有建树,被誉为杜武库285年初,杜预逝世,终年63岁,追赠征南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谥成侯。

杜预生平简介

杜预字元凯,京兆杜陵(今陕西西安东南)人。西晋著名政治家、军事家、文学家和学者。因其博学多才,尤善谋略,故有杜武库之称。

杜预祖父杜畿是魏国名臣,曾先后出任护羌校尉、河东太守、司隶校尉和尚书仆射等职,受封为丰乐亭侯。建安十年(205),河东叛乱,曹操荀彧举谏贤才,荀彧曰:西平太守京兆杜畿,勇足以当难,智足以应变曹操遂让杜畿为河东太守。杜畿到任后,平定叛乱,广施仁政,在位16年,政绩获誉天下第一。杜预父亲杜恕也曾任幽州刺史,并以建武将军领护乌丸校尉的职务。

杜预虽然生长于官宦之家,但并非只知享乐的纨裤子弟。杜预自幼博览群书,所以博学多通。对经济、政治、历法、法律、数学、史学和工程等学科都有研究。常自豪地说:“德不可以企及,立功立言可庶几也”(《晋书·杜预传》)。他特别爱读《左传》,自称有《左传》癖。

在杜预的青少年时期,魏国内部逐渐形成互相对立的两大政治集团——曹氏集团和司马氏集团。杜预的父亲杜恕是忠于曹魏集团的人。早在太和六年(232)杜恕曾上书提醒魏明帝注意司马懿连朋结党的动向。杜恕因此触犯司马懿,屡遭排挤,被出为外任。嘉平元年(249)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之变,彻底击溃以曹爽为首的曹氏集团,完全掌握了曹魏政府的实际权力。当年,征北将军程喜秉承司马懿的意旨,劾奏杜恕,结果杜恕被关进监狱,幽囚而死。受到父亲的牵连,杜预一直到三十多岁也未能入仕。

司马懿、司马师父子相继病死后,正元二年(255)司马昭接替父兄职务执政。这时,统治阶级内部力量的对比已发生根本变化,有实力的曹氏余党被陆续被翦除干净,司马氏代曹魏只是个时间问题。司马昭为扩大统治基础,对某些政敌的子弟进行拢络收买。司马昭素闻杜预的才能,极力争取他,亲自把妹妹嫁与杜预为妻。在甘露二年(257),又恢复了杜预袭爵的权力,袭丰乐亭侯,征辟为尚书郎。杜预在职四年后,司马昭任相国,杜预改任为参相府军事。

景元四年(263)五月,魏军兵分三路大举伐蜀。杜预被任命为钟会的镇西将军府长史。魏灭蜀后,钟会联合蜀将姜维谋反,准备杀害同来的魏军将领,以割据益州。次年正月,钟会在实施计划时,被乱兵杀死。魏军监军卫瓘又乘机杀死了解这一阴谋的邓艾。在这场变乱中,钟会的许多部属大多受牵连被杀,唯杜预凭其智慧幸免于难,并增邑1150户。事后,杜预还冒著被卫瓘构陷的危险,当众对卫瓘杀人灭口的卑鄙行径进行指责,认为卫瓘对这场动乱也是有责任的。

泰始六年(270)年初,杜预因得罪司隶校尉石鉴石鉴便在武帝那里告了杜预一状,被解除守河南尹的职务。当时,鲜卑族首领拓拔树机能骚扰陇右。六月,晋武帝启用他出镇边关,为安西军司,给兵300人,骑百匹。到长安后,任秦州刺史领东羌校尉、轻车将军、假节。杜预刚在秦州就任,石鉴也以安西将军的职务都督秦州诸军事。

泰始七年(271)十一月,居住在山西地区的匈奴人在酋帅刘猛的带领下武装暴动。从并州向西进到河东、平阳。武帝命令杜预以散侯身分参谋军国大事。不久,升任度支尚书,掌管政府的经济财政事宜。

咸宁四年(278)秋,兖豫诸州郡连降暴雨,西晋统治区域内大面积涝灾,晋武帝下诏求计。杜预曾前后两次上书陈述救灾计划。这两篇收在《晋书·食货志》中的奏章是后人研究晋代社会经济状况的重要文献材料。

咸宁四年(278)春,晋军主帅羊祜突然病重,临终前,羊祜向晋武帝举荐杜预接替自己。因而杜预以本官假节行平东将军,领征南军司。羊祜去世后,杜预于十一月被任命为镇南大将军。都督荆州诸军事,特赐追锋车、第二驸马。受命之后,杜预南下襄阳(今湖北襄樊市)接替已经去世的原荆州都督羊祜的职务。到任后,杜预修缮甲兵,显扬威武”(《晋书·杜预传》)。为即将开始的灭吴战争作战前准备。

咸宁五年(279)四月,益州刺史王浚备战多年,见时机成熟,上书请求速伐东吴。他说:臣数参访吴楚同异,孙皓荒淫凶逆,荆扬贤愚无不嗟怨。且观时运,宜速征伐。若今不伐,天变难预。令皓卒死,更立贤主,文武各得其所,则强敌也。臣作船七年,日有朽败,又臣年已七十,死亡无日。三者一乖,则难图也,诚愿陛下无失事机”(《晋书·王浚传》)。晋武帝认为王浚说得有理,但贾充荀勖等重臣却认为此议不可行,只有张华大力支持。

太康元年(280)正月,杜预陈兵于江陵。江陵城防坚固,易守难攻。杜预遂对其围而不攻,以断绝上游吴军的退路,阻止下游吴军西进,动摇其整个西部防御。同时派参军樊显、尹林、邓圭和襄阳太守周奇等人率众沿江西上,攻夺城邑,以接应王浚。仅十几天便夺下众多城城邑,皆如杜预所料。

公元285年初(太康五年闰十二月),杜预被征调到中央政府任司隶校尉,途中行至邓县,突然病故,终年六十三岁,司马炎甚为哀悼,追赠征南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谥成侯。

杜预生平成就

杜预是明朝之前唯一一个同时进入文庙和武庙的历史人物。

公元647(贞观二十一年),唐太宗诏令历代先贤先儒二十二人配享孔子,其中就包括杜预。

公元782(建中三年),礼仪使颜真卿唐德宗建议,追封古代名将六十四人,并为他们设庙享奠,当中包括晋镇南大将军当阳侯杜预。及至公元1123(宣和五年),宋室依照唐代惯例,为古代名将设庙,七十二位名将中亦包括杜预。在北宋年间成书的《十七史百将传》中,杜预亦位列其中。

晋书·杜预传原文

杜预,字元凯,京兆杜陵人也。祖畿,魏尚书仆射。父恕,幽州刺史。预博学多通,明于兴废之道,常言:“德不可以企及,立功立言可庶几也。”初,其父与宣帝不相能,遂以幽死,故预久不得调。文帝嗣立,预尚帝妹高陆公主,起家拜尚书郎,袭祖爵丰乐亭侯。在职四年,转参相府军事。钟会伐蜀,以预为镇西长史。及会反,僚佐并遇害,唯预以智获免,增邑千一百五十户。

与车骑将军贾充等定律令,既成,预为之注解,乃奏之曰:“法者,盖绳墨之断例,非穷理尽性之书也。故文约而例直,听省而禁简。例直易见,禁简难犯。易见则人知所避,难犯则几于刑厝。刑之本在于简直,故必审名分。审名分者,必忍小理。古之刑书,铭之钟鼎,铸之金石,所以远塞异端,使无淫巧也。今所注皆纲罗法意,格之以名分。使用之者执名例以审趣舍,伸绳墨之直,去析薪之理也。”诏班于天下。 泰始中,守河南尹。预以京师王化之始,自近及远,凡所施论,务崇大体。受诏为黜陟之课,其略曰;臣闻上古之政,因循自然,虚己委诚,而信顺之道应,神感心通,而天下之理得。逮至淳朴渐散,彰美显恶,设官分职,以颁爵禄,弘宣六典,以详考察。然犹倚明哲之辅,建忠贞之司,使名不得越功而独美,功不得后名而独隐,皆畴咨博询,敷纳以言。及至末世,不能纪远而求于密微,疑诸心而信耳目,疑耳目而信简书。简书愈繁,官方愈伪,法令滋章,巧饰弥多。昔汉之刺史,亦岁终奏事,不制算课,而清浊粗举。魏氏考课,即京房之遗意,其文可谓至密。然由于累细以违其体,故历代不能通也。岂若申唐之旧,去密就简,则简而易从也。夫宣尽物理,神而明之,存乎其人。去人而任法,则以伤理。今科举优劣,莫若委任达官,各考所统。在官一年以后,每岁言优者一人为上第,劣者一人为下第,因计偕以名闻。如此六载,主者总集采案,其六岁处优举者超用之,六岁处劣举者奏免之,其优多劣少者叙用之,劣多优少者左迁之。今考课之品,所对不钧,诚有难易。若以难取优,以易而否,主者固当准量轻重,微加降杀,不足复曲以法尽也。《己丑诏书》以考课难成,听通荐例。荐例之理,即亦取于风声。六年顿荐,黜陟无渐,又非古者三考之意也。今每岁一考,则积优以成陟,累劣以取黜。以士君子之心相处,未有官故六年六黜清能,六进否劣者也。监司将亦随而弹之。若令上下公相容过,此为清议大颓,亦无取于黜陟也。”

司隶校尉石鉴以宿憾奏预,免职。时虏寇陇石,以预为安西军司,给兵三百人,骑百匹。到长安,更除秦州刺史,领东羌校尉、轻车将军、假节。属虏兵强盛,石鉴时为安西将军,使预出兵击之。预以虏乘胜马肥,而官军悬乏,宜并力大运,须春进讨,陈五不可、四不须。鉴大怒,复奏预擅饰城门官舍,稽乏军兴,遣御史槛车征诣廷尉。以预尚主,在八议,以侯赎论。其后陇右之事卒如预策。

是时朝廷皆以预明于筹略,会匈奴帅刘猛举兵反,自并州西及河东、平阳,诏预以散侯定计省闼,俄拜度支尚书。预乃奏立藉田,建安边,论处军国之要。又作人排新器,兴常平仓,定谷价,较盐运,制课调,内以利国外以救边者五十余条,皆纳焉。石鉴自军还,论功不实,为预所纠,遂相仇恨,言论喧哗,并坐免官,以侯兼本职。数年,复拜度支尚书。 元皇后梓宫将迁于峻阳陵。旧制,既葬,帝及群臣即吉。尚书奏,皇太子亦宜释服。预议皇太子宜复古典,以谅暗终制,从之。 预以时历差舛,不应晷度,奏上《二元乾度历》,行于世。

预又以孟津渡险,有覆没之患,请建河桥于富平津。议者以为殷周所都,历圣贤而不作者,必不可立故也。预曰:“‘造舟为梁’,则河桥之谓也。”及桥成,帝从百僚临会,举觞属预曰:“非君,此桥不立也。”对曰:“非陛下之明,臣亦不得施其微巧。”周庙欹器,至汉东京犹在御坐。汉末丧乱,不复存,形制遂绝。预创意造成,奏上之,帝甚嘉叹焉。咸宁四年秋,大霖雨,蝗虫起。预上疏多陈农要,事在《食货志》。预在内七年,损益万机,不可胜数,朝野称美,号曰“杜武库”,言其无所不有也。

时帝密有灭吴之计,而朝议多违,唯预、羊祜、张华与帝意合。祜病,举预自代,因以本官假节行平东将军,领征南军司。及祜卒,拜镇南大将军、都督荆州诸军事,给追锋车,第二驸马。预既至镇,缮甲兵,耀威武,乃简精锐,袭吴西陵督张政,大破之,以功增封三百六十五户。政,吴之名将也,据要害之地,耻以无备取败,不以所丧之实告于孙皓。预欲间吴边将,乃表还其所获之众于皓。皓果召政,遣武昌监刘宪代之。故大军临至,使其将帅移易,以成倾荡之势。

预处分既定,乃启请伐吴之期。帝报待明年方欲大举,预表陈至计曰:“自闰月以来,贼但敕严,下无兵上。以理势推之,贼之穷计,力不两完,必先护上流,勤保夏口以东,以延视息,无缘多兵西上,空其国都。而陛下过听,便用委弃大计,纵敌患生。此诚国之远图,使举而有败,勿举可也。事为之制,务从完牢。若或有成,则开太平之基;不成,不过费损日月之间,何惜而不一试之!若当须后年,天时人事不得如常,臣恐其更难也。陛下宿议,分命臣等随界分进,其所禁持,东西同符,万安之举,未有倾败之虑。臣心实了,不敢以暧昧之见自取后累。惟陛下察之。”预旬月之中又上表曰:“羊祜与朝臣多不同,不先博画而密与陛下共施此计,故益令多异。凡事当以利害相较,今此举十有八九利,其一二止于无功耳。其言破败之形亦不可得,直是计不出已,功不在身,各耻其前言,故守之也。自顷朝廷事无大小,异意锋起,虽人心不同,亦由恃恩不虑后难,故轻相同异也。昔汉宣帝议赵充国所上,事效之后,诘责诸议者,皆叩头而谢,以塞异端也。自秋已来,讨贼之形颇露。若今中止,孙皓怖而生计,或徙都武昌,更完修江南诸城,远其居人,城不可攻,野无所掠,积大船于夏口,则明年之计或无所及。”时帝与中书令张华围棋,而预表适至。华推枰敛手曰:“陛下圣明神武,朝野清晏,国富兵强,号令如一,吴主荒淫骄虐,诛杀贤能,当今讨之,可不劳而定。”帝乃许之。

晋书·杜预传翻译

杜预字元凯,京兆杜陵人。祖父杜畿,是魏尚书仆射。父亲杜恕,是幽州刺史。杜预博学多所通晓,明于国家兴废之道,常说:“立德是我不能做到的,立功立言差不多可以做到。”当初,杜预的父亲与宣帝司马懿不和,被幽禁而死,所以杜预长久不得调升。文帝嗣位,杜预娶文帝的妹妹高陆公主为夫人,开始拜为尚书郎,继承祖父丰乐亭侯的爵位。在职四年,转为参相府军事。钟会伐蜀,以杜预为镇西长史。钟会谋反,他的僚属官佐都被害,只有杜预靠他的智慧得免于祸,增加封邑一千一百五十户。杜预与车骑将军贾充等制定律令,完成之后,杜预为律令作了注解,并向皇帝上奏说:“法律是判决案件的准绳和范例,并不是详细探究事理和人性的书,所以文字简约而例子明显,允许做的和禁止做的都省约简要。例子明显则人们容易看到,禁令简要则人们不易犯法。容易看到的人们就知道回避,不易犯法则刑法就会少用。刑法之本在于简要明显,所以必须审订名分。审订名分不要拘于细微末节。古代的刑书铭刻在钟鼎上,铸在金石上是为了堵塞与刑法相违背的规定,避免执法人巧使舞弊,滥作解释,现在我所注的是将刑法的内容提纲挈领,区分名分。使用法的人按照名例审定取舍,循绳墨之直,避免像折薪一样随意砍削。”皇帝下诏,将此律令与注解颁布于天下。

泰始年间(265—274),为河南尹。杜预以为京师是教化天下的基点,由近到远,凡施政行文,务必以国家大政方针为准。杜预受诏命制定了升降赏罚官吏的考核条例,大致内容是:臣闻上古之政,主要是顺应自然,自己有虚心诚意,人民相应地也会信赖顺从,自己心神通畅,天下的事就会顺理成章。后世淳朴之风渐散,表彰美的,显示恶的,设官分职,颁赐爵禄,宣布六典,详细考察。然而还要依靠明哲的辅臣,安置忠贞的有司,使名位不得超过他的功劳而独擅美名,也不得使功劳被隐蔽而与名位不符,为政者都能咨询采纳各方面的意见。到了末世,不能以大道治国,而求助于稠密细碎的法律条文,心有疑就相信耳目,怀疑耳目就相信书简。书简愈繁,官方愈伪,法令愈明,巧饰愈多。昔日汉代刺史,岁终也向朝廷上奏,不制定考核条款,只粗略举出官吏的清浊。魏朝建立考课制度,继承了汉代京房的遗意,条文十分细密。然而由于条文细碎而违背大体,所以历代都行不通。不若重申唐的旧制,去密而就简,则简明而易行。顺应万物之理,心领神会,善恶存于人心。抛开人而专用法,则会伤害理。现在考核荐举优劣,莫若委任明达的官员,使各自考核自己辖区的官吏。任职一年以后,每岁挑优者一人为上等,劣者一人为下等,统计以后报于朝廷。这样考核六年,主办此事的人总集案卷,那些六年都是优的提拔任用,六年都是劣的上奏免官,那些优多劣少的仍旧录用,劣多优少的降职。现行考核的品位,所指对象不一样,标准确实有高有低。若照标准高的条文取为优,照标准低的条文就不能评优,主持此事的应当衡量轻重,略微下降,不必尽扣法律条文。己丑诏书认为考课制度难以实行,可听凭典型例子,推荐例子的理由根据,也是来自舆论风声。过六年突然来一次推荐,升降赏罚没有平时的依据,这又不是古代进行三年一考的意思了。现在每年一考,优积多者可以升,劣积多者可以降。以士人君子之心衡量,没有在原职六年六次罢黜清廉有能者,六次进用劣下者。监司也会随时弹劾这些人。如令上下公开互相包容过错,这会使清廉之议颓丧,对官吏的升降也无所取。”司隶校尉石鉴因为与杜预有宿怨,上奏弹劾杜预,被免职,当时胡虏侵扰陇右一带,皇帝以杜预为安西军司,给兵三百人,马百匹。

到达长安,又加秦州刺史、领东羌校尉、轻骑将军、假节等职衔。当时胡虏兵强盛,石鉴为安西将军,使杜预出兵击胡虏。杜预以为胡虏乘得胜之势,马匹肥壮,而官军孤悬敌境而又困乏,应积蓄力量以待时机,春天才能进讨,因而陈述了五不可、四不须的意见。石鉴大怒,又奏杜预擅自修饰城门官舍,使军队困乏,派御史槛车将杜预囚送廷尉。因为杜预妻是公主,符合刑法中八种减刑的条件,判定以侯爵赎其罪。此后陇右的军事情况和杜预分析策划的完全一样。当时朝廷上下都认为杜预有筹划策略的才能,又值匈奴统帅刘猛举兵反晋,占领并州西部及河东、平阳一带,皇帝下诏让杜预以散侯的身份在宫中出谋划策,不久又拜为度支尚书。杜预上奏建议籍田和安边政策,讨论处理军国要事。又作人排新器,兴常平仓,定谷价,计算盐运,制订考课制度。

类似这样内以利国外以安边的建议有五十多条,都被皇帝采纳。石鉴从军中回京师,报功不实,为杜预所弹劾,二人遂互相仇恨,有时大吵大闹,为此两人都免了官,杜预保留侯爵,兼原来的职务。

几年之后,又拜为度支尚书。元皇后的陵墓将迁到峻阳陵。按旧丧制,安葬以后,皇帝和群臣即可以脱孝服。尚书上奏,认为皇太子也应脱孝服。杜预提议“皇太子应守古代丧制,服丧三年”,皇帝听从了这个意见。杜预以为时历有差错,与晷度不合,制订了《二元乾度历》上奏皇帝,推行于世。杜预又以为孟津渡口不安全,渡船常有翻没的危险,请求在富平津建桥。议论此事的人以为殷和周的都城都靠近孟津,历代圣贤都不曾在此建桥,必然是这里不可建桥。杜预说:“造舟为梁,就是建河桥。”桥建成以后,武帝带着百官到桥边举行宴会,举杯向杜预祝酒说:“不是你,此桥是不能建成的。”杜预回答说:“不是陛下的英明,臣也不能施展微小的技巧。”周朝太庙里的欹器,到东汉时还放在皇帝御座旁,汉末大乱时失踪,形状和制作方法也失传。杜预发挥自己的创造才能,制成一个欹器送给武帝,武帝非常赞叹。

咸宁四年(278)秋,连绵大雨,又发生蝗灾,杜预上疏陈奏了很多要事,这些事载于《食货志》。杜预在宫中七年,斟酌处理国家大事,不可胜数,受到朝野的赞美,号称杜武库,是说杜预心中无所不有。当时武帝秘密制订了灭吴计划,而朝臣议论多有不同意见,只有杜预、羊祜、张华与武帝意见相合。羊祜病重时推荐杜预代替自己的职务,因而以本官假节行平东将军,兼征南军司。羊祜死后,杜预拜为征南大将军,都督荆州诸军事,赐给追锋车和第二驸马。杜预到任后,修缮甲兵,耀武扬威,选拔一支精锐军队,袭击吴西陵督张政,大破张政军。因有功增封三百六十五户。张政是吴的名将,占据要害地方,因无防备而失败感到羞耻,不把失败受损的实情报告吴主孙皓。杜预想离间吴主与边将的关系,向朝廷上表,把俘获的吴军归还给孙皓孙皓果然把张政召回,派武昌监刘宪代替他。所以大军临吴境时,吴国将帅徙移变换,造成动荡不安的形势。杜预安排妥当以后,就请示伐吴的时间。武帝答复待明年大举伐吴,杜预上表陈述伐吴的理想计划,他说:“自闰月以来,吴贼只是严加戒备,没有调兵到上游。以常理和形势推断,吴贼已穷于计谋,力不能东西两全,必先护上流,尽力保住夏口以东,以苟延残喘,没有理由把更多的兵力调到西境,让国都空虚。陛下过于听信朝臣之计议,因而便放弃灭吴大计,放纵敌人就会给自己带来灾祸。这确实是国家的长远大计,假如实行这个计划会失败,不实行也是可以的。为事情制订计划当然务求完善牢靠。如果成功,则会开辟太平的基业;不成功,不过费些时光,为什么就不肯试一试呢?如等到后年,天时人事变化无常,臣恐那时会更加困难。陛下平时的意见,是分别命臣等随边界进军,各军的进退要东西同步,这是万全之举,没有倾败的顾虑。臣对这些是明了的,不敢以自己的暧昧见解带来不良后果。望陛下明察。杜预在一月之内又向武帝上表说:羊祜与朝臣意见多不同,不事先与朝臣筹划,而秘密与陛下施此计,这就更加有不同意见。凡事都应该把利与害作比较,今行此计划,十之八九有利,其余十之一二至多无功而已。

那些认为这个计划必然破败的形势并不存在,只是此计划不是出于他们自己,有功也没有自己的份儿,耻于收回不愿战的意见,所以抱住原来的主张不放。近来朝廷事无大小,异议蜂起,虽然各人的想法不同,也多由于依仗陛下的恩宠而不顾国家前途,轻率地表示不同意见。昔日汉宣帝议赵充国所上表,实施以后成功,宣帝斥责那些持异议的人,这些人都叩头谢罪,这样是为了堵塞异端。自今秋以来,讨贼的好形势已很明显。如今日中止行动,孙皓恐怖而生他计,或迁都武昌,修好江南诸城,使其居民远迁,城不可攻,野无所获,把大船集中在夏口,则明年攻吴计划就来不及了。”当时武帝正与中书令张华下棋,杜预的表到了,张华把棋推开说:“陛下圣明神武,朝野清静,国富兵强,号令如一。吴主荒淫骄奢而暴虐,杀害贤能。当今伐吴,不费功夫即可成功。”武帝即答应了杜预的伐吴计划。

杜预在太康元年(280)正月,陈兵于江陵,派遣参军范显、尹林、邓圭、襄阳太守周奇等,率兵沿江西上,授给节度之职,一旬之中,连克城邑,都和杜预策划的一样。又派遣牙门将管定、周旨、伍巢等,率奇兵八百,驾船夜渡长江,偷袭乐乡,树起很多旗帜,在巴山点起火,然后出击要害之地,奇取吴贼指挥中心。吴都督孙歆震惊害怕,给伍延写信说:从北方来的晋军,真是像飞过长江一样。吴地男女投降的有一万多人。周旨、伍巢等在乐乡城外埋伏,孙歆派兵抗拒晋将王浚,大败而还,周旨等率伏兵跟在孙歆败军后面入城,孙歆没有发觉。直至军帐下,俘获孙歆而还。所以军中编了个歌谣说:“以计代战一当万。”于是进逼江陵。吴督将伍延假称请求投降,而仍在城墙上列兵防守,杜预攻下了江陵城。长江上游已经平定,于是沅湘以南直至交趾广州,吴之州郡都望风归顺,奉送印绶。

杜预仗节以皇帝诏命安抚降者。总计斩杀及俘虏吴都督、监军十四,牙门将、郡守一百二十多人,又借此兵威,迁徙将士及屯戍人家以充实江北。南郡故地都安置了地方官,荆州大地安宁有序,吴人投奔而来的,像归家一样。王浚先上表说得了孙歆的头,接着杜预将活孙歆送到京师,洛阳人都当着一个大笑话。当时各路军将领聚会商量灭吴之事,有人说:“已有百年经历的吴寇,难于一下子灭掉。当今酷暑即将到来,将会有雨涝,生瘟疫,应等到冬天大举进攻。”杜预说:“昔日乐毅借助于济西一战而并吞强齐,今我军威已振,譬如破竹竿,劈开数节之后,其余就会迎刃而解,不须着手用力了。”立即指挥群帅,直逼秣陵,所过城邑,无不束手投降。原来认为不能立即平吴的人,写信向杜预道歉。孙皓平定以后,杜预率师凯旋而归,因功晋爵为当阳县侯,增加封邑连以前的共九千六百户,封其子杜耽为亭侯,食邑千户,赐绢八千匹。当初进江陵时,吴人知道杜预颈上有瘿,又怕其计谋,在狗颈上拴个葫芦给杜预看,每棵有瘿的大树,都在瘿上砍出一块白的,写上“杜预颈”字样。城破以后,杜预把干这些事的人捉起来杀了。杜预回镇以后,屡次向皇帝陈述自己家世任职,以为武将不是自己所长,请求退职。皇帝不许。

杜预以为天下虽安,忘战必危,因而勤于讲武,建立学校,江汉人民无不怀念其德,教化广被万里。开凿山洞,设置关隘,派兵屯守要害之地,以维护巩固太平形势。又修治邵信臣的水利遗迹,引氵蚩、氵育诸水,灌溉田野一万余顷,田野划分区域,刻石为界,公私同利。百姓仰赖杜预而得利,称之为“杜父”。杜预对公家之事,凡所知者无不尽力而为。凡他设计兴造的工程,必进行周密的考察测度,很少有失败的。杜预喜欢传名后世,常说“高岸为谷,深谷为陵”,刻了两个石碑,记载他的功勋,一个沉在万山之下的水中,一个立在岘山之上,说:“谁知道此地以后会不会高山变深谷,深谷变高山呢?”杜预身不跨马,射箭不能穿透木札,然而每遇征伐大事,他都居将帅之列。交友接物,恭敬有礼,有人求教,则尽其所知而答,诲人不倦,做事敏捷而言语谨慎。立功之后,闲暇无事,即专心钻研经籍,著《春秋左氏经传集解》。又参考各家谱第,成书称为《释例》。又作《盟会图》、《春秋长历》,成为完备的一家之学,到老年才完成。又撰《女记赞》。当时论者认为杜预文章质直,未被世人重视,只有秘书监挚虞很欣赏,说:左丘明本是为《春秋》作传,而《左传》却单独流行。《释例》本是为《左传》而设,所阐发的道理不限于《左传》,所以也单独流行。”当时王济懂得相马,又很爱马,而和峤喜欢聚敛财物,杜预常称“王济有马癖,和峤有钱癖”。

武帝听到后对杜预说:“卿有何癖?”杜预回答说:臣有《左传》癖。杜预镇守荆州时,几次给洛阳的权贵要人送礼物。有人问为什么要这样做,杜预说:我只怕被陷害,不求得益啊!”杜预当初在荆州因为宴会喝醉了酒,睡在书斋中,外边人听到书斋中有呕吐声,偷偷从门缝中窥视,只见一条大蛇垂头呕吐。听到此事的人都感到很惊异。后来征召到京城作司隶校尉,加位特进,行至邓县而死,终年六十三岁。武帝很悲悼,追赠为征南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。谥号为成。

杜预死前写了一个遗令说:“远古之人不合葬,他们明白死生之道,生则有识,死则全无。中古圣人改为合葬,大概以为分葬合葬本无定则,主要是为了示教于生者。自此以后,大人君子或合葬或分葬,人生的事还没有弄清楚,哪能知道死后的事,所以各以自己的愿望行事。我以前做台郎,曾因公事经过密县的邢山。山上有一坟墓,问农夫,说是郑大夫祭仲的墓,或说是子产的墓,遂即率领随从人员去祭奠参观。坟墓造在山顶上,四望无遮无碍,山脉南北走向而墓斜向东北,朝新郑县城,意为不忘故国故乡。墓的隧道只堵塞后面而前面敞开,不填土,告诉人们里面没有珍宝,不需要重隔深埋。山上多美石而不用,必收集洧水边之自然卵石砌墓,以不劳工巧为贵,且此石于世上无用。此种葬法君子推崇其有节俭之情,小人从中无利可取,所以经历千载而完整无损,这是由俭得来的。我去年春天入朝,因郭氏丧亡,按陪陵的旧制,自己上表在洛阳东首阳山之南营造将来的墓地。所得的地盘中有一小山,其高显然比不上邢山,然而东仰二陵,西望宫阙,南观伊、洛,北望夷、叔,旷然远望,心情安适。所以就栽树开道,作好建墓准备。到时候都用洛水圆石,开隧道向南,规模样式仿效郑大夫,想以俭约来保全坟墓,棺木、器皿、衣物,都要与此相称。”子孙们就按遗嘱安葬了他。儿子杜锡继嗣。